<tt id="l14f6"></tt>
    <ruby id="l14f6"><meter id="l14f6"><p id="l14f6"></p></meter></ruby>
  1. <rp id="l14f6"></rp>

    <rp id="l14f6"></rp>
    <rp id="l14f6"><meter id="l14f6"><button id="l14f6"></button></meter></rp>

  2. <b id="l14f6"></b><tt id="l14f6"><form id="l14f6"></form></tt>

  3. 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的臨床療效分析

    發表時間:2021/4/8   來源:《中國醫學人文》2021年7期   作者:陳旭
    [導讀] 目的:對比分析不同抗生素在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臨床治療中的應用效果及影響
            陳旭
            黑河市第一人民醫院 黑龍江黑河 164300


            【摘要】目的:對比分析不同抗生素在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臨床治療中的應用效果及影響。方法:將本院接診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患者共86例納為研究對象,開展對比性治療研究,研究時間段為2018年8月~2020年12月。將患者隨機分組后予以不同抗生素治療,對照組(n=43)比阿培南治療,觀察組(n=43)頭孢曲松治療。比較兩組臨床療效、安全性差異。結果:觀察組治療有效率(93.02%)、臨床死亡率(6.98%)較對照組(90.70%,9.30%)均無統計學差異,P>0.05;治療期間,觀察組上消化道出血、膿毒癥及肝性腦病總發生率(11.63)較對照組(13.95%)無統計學差異,P>0.05。結論:予以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患者比阿培南、頭孢曲松治療均可實現臨床有效治療,且可在治療期間積極控制患者相關并發癥風險,保障患者臨床預后安全。
            【關鍵詞】慢性肝;自發性腹膜炎;比阿培南;頭孢曲松;臨床療效

            自發性腹膜炎是臨床常見慢性肝病患者并發疾病,在肝硬化患者中相對高發,細菌性感染為主要發病誘因,可在經腸道、血液或淋巴組織侵入患者腹腔后引發感染,導致疾病發生,發病機制復雜,多認為與慢性肝病后患者自身免疫機能下降、腸道屏障作用削弱密切相關,且癥狀進展期間存在較高嚴重不良預后風險,威脅患者生命安全。臨床治療中,針對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患者多采用經驗性治療方案,即抗感染治療,但不同抗感染治療方案,或存在療效差異性影響,增加患者病危風險性[1]。故在本次研究中選擇比阿培南、頭孢曲松兩類抗感染藥物為研究變量,分析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臨床治療及影響,詳情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  將本院接診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患者共86例納為研究對象,開展對比性治療研究,研究時間段為2018年8月~2020年12月。將患者隨機分組后予以不同抗生素治療,對照組(n=43)比阿培南治療,觀察組(n=43)頭孢曲松治療。對照組,男/女,25/18例,年齡37~69歲,平均(53.08±4.95)歲,原發病診斷中肝硬化33例、乙肝6例、丙肝4例;觀察組,男/女,24/19例,年齡36~70歲,平均(53.11±5.02)歲,原發病診斷中肝硬化34例、乙肝5例、丙肝4例;資料組間對比結果無統計學差異,P>0.05,研究結果可比。
            納入標準:患者臨床診斷結果均符合IAC協會SBP診斷標準;患者、家屬經確認治療方案后自愿參與研究。排除標準:研究用藥過敏、禁忌癥者;入院時已合并嚴重并發癥者。
    1.2方法
    比阿培南:取注射用比阿培南(石藥集團歐意藥業有限公司,國藥準字H20090365,0.3g/支),取0.6~1.2g經100ml氯化鈉注射液溶解后,均分為2份靜脈滴注,即2次/日,30~60min/次。
    頭孢曲松:取注射用頭孢曲松(上海新亞藥業有限公司,國藥準字H31020954,1.0g/瓶),靜脈滴注治療,1~2g/次,1次/日,單日最大劑量為4g。
    1.3觀察指標  比較兩組臨床療效、安全性差異。
    1.4統計學方法  觀察指標數據差異性分析采用SPSS24.0統計學軟件對比分析,結果為P<0.05時,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結果
    2.1治療有效率、死亡率對比  觀察組治療有效率(93.02%)、臨床死亡率(6.98%)較對照組(90.70%,9.30%)均無統計學差異,P>0.05。見表1。

    2.2并發癥發生率對比  治療期間,觀察組上消化道出血、膿毒癥及肝性腦病總發生率(11.63)較對照組(13.95%)無統計學差異,P>0.05。見表2。

    3討論
            慢性肝病患者在合并自發性腹膜炎時,發病初期僅表現為腹痛、發熱、腹水等常規癥狀,但病情進展迅速,可在短時間內迅速進展,誘發肝性腦病等嚴重并發癥,威脅患者生命安全,故臨床有效治療對于患者病情進展控制具有積極意義。
            研究結果表明:觀察組治療有效率(93.02%)、臨床死亡率(6.98%)較對照組(90.70%,9.30%)均無統計學差異,P>0.05;治療期間,觀察組上消化道出血、膿毒癥及肝性腦病總發生率(11.63)較對照組(13.95%)無統計學差異,P>0.05。分析原因:臨床研究指出,自發性腹膜炎主要致病菌為革蘭陰性菌,且多為單一性感染者,復雜性感染及厭氧菌感染較為少見,故需針對致病菌特點合理選擇抗感染治療藥物。三代頭孢及比阿培南均是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主要抗感染治療藥物類型,二者均具有顯著腸道菌群殺滅效果,故可在用藥一段時間后經有效抑菌后,實現對患者腹膜感染進展的有效控制,但在實際治療中發現頭孢曲松抗菌活性具有優勢性,且致病菌耐藥性風險相對較低,故臨床適用性更為廣泛,可結合患者臨床癥狀進展情況,合理選擇治療藥物[2-3]。
            綜上所述,予以慢性肝病并發自發性腹膜炎患者比阿培南、頭孢曲松治療均可實現臨床有效治療,且可在治療期間積極控制患者相關并發癥風險,保障患者臨床預后安全。

    參考文獻:
    [1]黃玫婷,岑曉紅,黃亮, 等.誘發肝硬化失代償期患者自發性細菌性腹膜炎的影響因素[J].深圳中西醫結合雜志,2020,30(10):12-14.
    [2]柴艷云,李建國.肝硬化并發自發性細菌性腹膜炎腹腔積液病原學及耐藥性分析[J].中國藥物與臨床,2020,20(22):3792-3794.
    [3]楊曉冬,喻明麗,賈婷, 等.微生態制劑對肝硬化合并自發性腹膜炎患者腸屏障功能的影響[J].肝臟,2020,25(11):1188-1190.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春色校园小说综合网